虽然心中对这样的自己极度嫌弃,但是为了苟住自己的姓名,女恶魔也不得不使用这种看起来相当耍赖相当不要脸的方法,来让宫子梦不要把杀死自己的屠刀落下。

    然而,宫子梦肯定已经听到了女恶魔的叫喊声,她的表情却没有发生丝毫的变化。女恶魔的威胁,似乎根本就没有被她放在心上。

    反而是她的头顶上,一面几乎将半个乐园都囊括在其中的巨型魔法阵在几百米高的天上瞬间铺开,缓慢的旋转着,同时将周围大量五彩斑斓的元素粒子吸引到魔法阵的最中央。在女恶魔的头顶正上方的位置,一根如玉般光洁明丽的长矛形能量体正在快速的凝结,在魔法阵当中不断的壮大,同时下垂的矛尖与女恶魔的头顶的距离也在快速的拉近着。

    看宫子梦的架势,完全没有打算收手的想法啊!

    “排除乐园中的威胁,是首要事务。至于那对儿姐妹……自己犯下的过错,就要有自己承担的觉悟。”

    宫子梦的声音,因为周围过于强烈的能量共鸣,而显得严重失真。

    但是女恶魔的心情依然随着宫子梦的这句话而犹如坐过山车从最高点一路下滑到最低谷一样,而且还是螺旋下降,在几十米高度落差的急降的同时还自带内滚一千零八十度,整个恶魔的心情都拔凉拔凉的,满脑子想的都是自己要凉了。

    不对劲啊,这个世界的的人的画风都有问题吧!正义的一方不是应该特别重视伙伴吗?一旦用伙伴的生命去威胁,就算不能让对方束手就擒,至少也不应该接着去下杀手吧?

    还是说,她“吃掉”的那两个人,其实是和天上那个小女孩有仇?那个小女孩现在其实是在公报私仇吗。

    恶魔的邪恶都是建立在别人的善良之上的,可如果对方莫得感情,根本就不吃恶魔言语蛊惑的那一套,恶魔对付起来其实也没有多难。不管恶魔说的东西再怎么花哨,它们的身子也照样还是肉做的,一刀捅进去照样会喷血,只要把脑袋砍下来,再怎么凶恶的恶魔,也照样还是会嗝屁的。所以,在面对一个花言巧语的恶魔时,一刀砍死绝对是最好的选择。只要不去听对面的废话,那么任凭恶魔巧舌如簧,也不过是有一条品相好点的口条罢了。

    不再废话,天之矛,裁决。

    虽然只有几百米的高度落差,天上的那一根巨型玉矛下落时的威势却相当的惊人。还没真正开始下落,天空中就出现了犹如流星进入大气层时包裹在外层的挤压气流,下落的速度也不像是自由落体,就像是空气中有什么东西正在抗拒着天之矛的下落,不想让它真的落在地面上一样。

    虽然下落的速度十分的缓慢,但却有一种不容置疑的坚定在里面。不管遇到的阻力有多强大,它的下落与最终的命中都必将成为现实。

    这是宫子梦的认真一击,作为这场战斗的收尾,宫子梦要让整个乐园见识到自己现在的强大。还有什么比撼动整个乐园的攻击更震撼人心的呢,就用一个能够把全乐园都吓一跳的攻击,来为自己华丽的首秀划上一个圆满的句号吧。

    当天之矛又下降了一两百米的时候,矛头的部分突然燃烧起了熊熊烈焰,犹如一颗超慢速的陨石正在砸向地面,那恐怖的高温甚至烫弯了女恶魔的头发,当她艰难的抬起头,迎着狂躁的烈风,透过灼热的烈焰,看清楚了那比她的人还要巨大的很多的矛头上清晰的复杂纹路时,一种名为绝望的情绪开始在她的心头疯狂的蔓延。

    可能这一次,是真的要死了。

    要死了要死了要死了要死了……

    不行,我不能死,我还有机会。只要舍弃掉现在这副**,以她暗影能量形式的本体,从周围那些光柱的缝隙之间穿过去易如反掌。虽然舍弃掉了这样一副优质的**相当可惜,但为了这副**白白葬送自己的性命,这同样也是一种本末倒置。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只要她能逃出去,找一个地方苟起来,不怕研究不出回到混乱时空的方法!

    作为一只优秀的恶魔,保护自己的性命永远是第一要务,女恶魔本身就不大可能和别人同归于尽。之前的说辞不过是想要让宫子梦投鼠忌器而已,谁料宫子梦根本就不受任何的影响,攻击的降下没有丝毫的迟疑,一点都不在意那两位被女恶魔吞噬的同伴的安危,反倒是一副你们一起死好了我正好也省事的态度。这种冷漠甚至令女恶魔这个真正的恶魔都感觉到心寒,你们真的是同伴吗,为什么感觉你对同伴的死活一点都不放在心上?

    不行,不管了,对面那个女孩对同伴一点也不在乎,她可不能对自己的小命不在乎,现在不溜,等到天上的那根可怕的能量长矛落下,她可就想走都走不了了。

    说时迟那时快,女恶魔从恶魔两姐妹合体后创造出的成熟身体中脱离的速度相当的迅速。一眨眼的功夫,那副身体的眼睛就失去了光彩,紧跟着,一道带着两颗猩红亮斑的黑影就从那副身体中窜了出来,以极快的速度从两根光柱中间狭窄发缝隙中穿过,朝着背对着宫子梦的方向快速逃遁。

    但是她快,有一种东西却比她更快。或者说,那已经超出了速度的范畴,达到了逆转因果,在发射之间便已经命中的境界。

    一把血红色的长枪,后发先至,同样穿过了光柱之间的缝隙,贯穿了那一道正在逃窜的黑影,将她活生生钉在了原地。

    黑影属于一团没有实体的能量,如果使用实体化的攻击,根本就不会对她产生任何的影响。但是那一根看上去冲击感很强的红色光枪,却是完全凝实的能量攻击,不光对于黑影有着百分之百的有效伤害,还同时兼有着坚不可摧的物理性质,在贯穿了黑影之后,直接斜插在了地面上,将黑影活生生钉在了原地,让她瞬间失去了反抗能力。

    与此同时,另外一把看上去十分狰狞,剑身上燃烧着熊熊黑焰,在剑柄处睁开了一颗赤红魔瞳的反曲巨剑也从光柱牢笼当中冲天而起,以丝毫不逊色于头顶天之矛的气势,与天之矛发生了猛烈的碰撞。

    然后瞬间被打爆……

    看起来很厉害的燃烧魔剑几乎没有对天之矛的下落产生任何的阻碍,双方刚一接触,燃烧魔剑就变成了一根超大号的炮仗,“boo”的一下发生了巨大的爆炸。强烈的冲击波甚至将天空中没有防备的宫子梦吹飞出去了将近半公里远,可见它的威力。

    这根燃烧魔剑似乎没有半点的硬度,甚至就连外形都徒有其表,所有的能量全都被填充在了剑身当中,然后在爆炸的时候一股脑的释放出来。

    这把燃烧魔剑出现的意义,似乎就只是为了炸那一下而已。

    在爆炸产生的暴风中重新稳住自己的身体后,宫子梦就看到那个拥有成熟性感身材的女恶魔就跟被火烧到屁股一样,连滚带爬的朝着自己这一边跑过来。

    天上的那些圆盘魔法阵因为刚刚的爆炸已经化为了乌有。这可能就是女恶魔召唤出那把中看不中用的燃烧魔剑去与头顶的天之矛鸡蛋碰石头的目的,她破坏了天空中那些禁锢着她活动空间的魔法阵,之后就可以从天之矛的正下方逃出来了。

    宫子梦并没有对朝自己这边靠近的女恶魔进行攻击,因为她能够感觉到,女恶魔的气息已经和之前发生了明显的变化。那种混乱邪恶的气息已经从她的身体中离去,取而代之的,是一种晦暗难明的,名副其实的“命运”的味道。

    这种独特的气质,存在于恶魔姐妹的姐姐身上。

    而且宫子梦也看到了那道黑影从这副身体中逃窜出去,继而又被女恶魔抛出的猩红色能量长枪洞穿,钉死在地面上的画面。所以她基本上可以确定,附身在女恶魔身上的,外来者的意志已经被驱除,现在主导这副身体的意识,应该就是恶魔姐妹当中的姐姐。

    妹妹去哪了?

    算了,无所谓了,反正也不熟。

    宫子梦的注意力主要还是集中在那即将落地的天之矛上面。虽然敌人已经不见了,或者可以说是已经被恶魔姐姐自己给解决了,但宫子梦并不打算停下天之矛的攻击。天之矛本身就是一个攻击地形的大魔法,瞄准的是正下方的落点位置,而不是具体的某一个人或者东西。就算下面的女恶魔跑掉了,天之矛也会砸在下方的土地上,撼动整个乐园。

    而这,才是宫子梦想要看到的。

    在宫子梦的静静注视之下,天之矛终于种种的砸在了乐园的土地上,深深的,深深的,插入了乐园那松软的土壤当中。

    震动,开始以天之矛为中心,快速地向周围传播扩散。在这一刻,整个乐园都开始了颤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