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墟发生的一切,很快就传进了众多的修炼者的耳中,毕竟妖墟也算是三地六殿之一,肯定会引起众多修炼者的关注,他们要清楚妖墟所发生的一切,这样也好为他们接下来入住妖墟做好准备,他们也想要成为三地六殿之一,在三地六殿之中占有一席地位,那对于他们所在的势力的发展,那是百利而无一害的,甚至还可以证明他们有实力,足以吸引着众多的修炼者来投靠,只有有了人,才能够名副其实的称之为是一个大势力,凡是大势力,都是以人数的多少和质量来决定的。

    “中荒的天已经是变了,也不知道到底是好是坏,我总感觉这一场风波好像并不会因为幽王和妖皇的出现而变得沉寂起来,反而会因为两者的出现,导致中荒会越演愈烈。”

    “我也有这种感觉,这一段时间,我总感觉中荒会出什么大事,但是又说不好会出什么事。”

    “咝——这是怎么回事,刚刚不是才经历过旷世大战嘛,怎么现在又有战争了,这中荒是怎么回事,难不成是因为今年流年不利,战乱都发生在了中荒?”

    “这一次好像是妖祖宫殿传来的,难道有强敌入侵,是谁这么大的胆子,竟然敢对中荒下手,这可是在老虎头上拔虱子,和找死没什么区别了?”

    “真的假的,要是这是真的,那这是谁,竟然有这么大的胆子,不得不说,我还是挺佩服他的,竟然敢找妖墟的麻烦,就不怕妖祖发怒,直接把他给打入十八层地狱吗!”

    “啧啧,你们可是不知道,妖祖已经不是过去的妖祖了,现在的妖祖完全不行啊,前段时间圣帝、如来、剑主都踩了妖祖,直接把妖祖给按在地上摩擦,一时间,妖祖可是声名扫地,而他们呢,一个个都是威风凛凛啊!”

    “威风凛凛又能怎么样,还不是一样的不是妖祖的对手,妖墟能够在中荒屹立多年,可不是吹出来的,而是靠妖祖一点点的打下来的,现在有人找上门来了,妖祖会放过他,恐怕做不到吧!”

    “不错,妖祖可是我们的精神人物,他一定会打败来犯之敌的,我们就拭目以待吧!”

    “你说什么呢,想死吗,我看你们一个个都是吃饱了撑的,竟然敢奚落妖祖,就算是妖祖现在不行了,那也不是你我之间能够议论的,人家可是一个小指头,就足矣要了你的命,不是有句话叫做瘦死的骆驼比马大,人家再怎么不行,也是你我不能够仰望的存在!”自从神墓出现在妖墟的上空,整个妖墟的妖兽都开始惊恐的议论起来,没办法,最近一段时间,几乎都是妖祖失利或者惨败的消息,甚至有流言说妖墟已经走向末路,他们都已经不敢奢望妖祖能够在这一场战斗之中胜利下来,可是他们还是抱有幻想,妖祖这么强,可没有任何的败绩,相信这一次也能够带领妖墟战胜来犯之敌。

    “好强,不愧是上古时期留下来的,就这气势,就已经是碾压了对面!”白泽赞叹道,现在和虚空魔狼站在一个阵营,他们都感觉爽爆了,虚空魔狼太强悍了,有这样的打手,横行八方绝对没有问题。

    刘飞嘴角上扬,轻声笑道:“那是自然,而且这将是我们颜王殿的第一战,势必要打好,要给别人以信心,要让别人都知道,我们颜王殿不是花架子,有的是真正的实力,这样才能够吸引更多的人来到我们颜王殿,只要有人加入颜王殿,颜王殿才能够发展,也只有这样,才能够取代妖墟,成为新的三地六殿之一!”天空之中的狂暴的虚空魔狼直接向妖祖袭去,它们每踏一步,大地都为之剧烈摇晃,两只恐怖巨大的拳头撕裂空气,径直砸向微微呆滞的妖祖,即便身体无比庞大,但它们的拳速却快得惊人,连空间都被生生撕出一条条裂缝,看得大家都是眼花缭乱的,这可不是太乙境界的强者的战斗,而是一个个大罗至仙境界强者的斗争!

    被两头虚空魔狼给锁定,妖祖来不及反应,只能下意识抬臂挡在身前,轰的一声,他便被一头虚空魔狼给轰飞出去,沿途撞碎一座座山岳,眨眼间便消失在地平线尽头,一头虚空狼魔纵身一跃,疯狂追去,另一头虚空魔狼开始大肆猎杀妖兽,双掌挥动,如同拍苍蝇般将空中的一头头妖兽生生拍成碎肉,它们的每一脚便好似踩蚂蚁般,踩死成百上千头妖兽,场面无比残忍,与此同时,南方飞来一道身影,赫然是牛魔王,他身下骑着碧水金睛兽,四蹄带着妖风,气势惊人,碧水金睛兽好似麒麟,拥有龙口、狮头、鱼鳞、牛尾、虎爪、鹿角,全身赤红,衬托着本就霸气的牛魔王,当真是绝配,不过此时要是配上了他那都比的表情,更是让这一对绝配更加的色彩。

    “那是……那是一座城池,而且妖祖还和一座城池给飚上了,这是怎么回事。”隔着老远,牛魔王便看到了颜王城和肆虐着的两头虚空魔狼,令他都不敢轻易的靠近,生怕收到了这一场大战的风波的影响,要知道这一场风波可是不简单,令他都不敢轻易的朝刘飞所在的地方飞过去,他可是为了寻找刘飞而来,现在竟然被这样一场战斗就给阻挡了。

    虚空魔狼的气息让他胆寒,心中骇声骂道:“这特么是什么怪物,怎么会有两个这样的怪物出现在妖墟,还和妖祖飚上了,这一切会不会跟他有关,应该差不多了,毕竟只有他才会引起这样大的风波……”这一次了他是专程来投奔秦君,他猜测刘飞可能会来妖墟,毕竟刘飞是和妖祖有着深仇四海,因此他肯定不会放过这次痛打落水狗的机会,没想到是真的,想罢,他硬着头皮向颜王城飞去,冥冥之中,他感觉刘飞就在颜王城内,这种感觉道不明说不清,但很强烈,望着远处被追杀的妖祖和狂霸暴戾的虚空狼魔,刘飞心里满是感叹,数月之前,妖祖被他认为是最强的仇敌,但现在妖祖根本入不得他法眼,妖祖肯定会被他踩在脚底下,自从妖祖和他结仇的那时候起,就已经是注定了妖祖的下场就是这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