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七喜爱的看着利牙,从包中拿出来一个肉干填进了利牙的嘴里,一个肉干,瞬间能让这家伙更加高兴。

    咯吱咯吱的嚼着嘴里的肉干,尾巴摇的欢实,屁颠屁颠的跟着小主人向里走着。

    “小姑姑,你们回来了。”在凉亭坐着的陆生枝媳妇周氏听到了大门的声响,抱着她一岁的儿子从凉亭中走了出来,发现是小姑姑她们,笑着喊道。

    “嗯”小七淡淡的笑着,随着年龄的长大,小七再也做不到儿时那般的恣意欢笑了,性格越来越像曾经的自己,除了与爹娘爷爷,就连与几个哥哥直对话都变得精短一些。

    “小辰辰,想没想姑姑?”锦绣一脸欣喜的看着眼前的小侄子,用着柔软的指腹轻轻碰着小娃娃的脸颊。

    小家伙满脸的兴奋,开始手舞足蹈起来,时不时的蹦出“姑”“姑”的单字,流着口水的看着小姑姑以及姑奶奶。

    锦绣听到侄子的姑姑声,高兴的应着,望着小姑姑即将走远的身影,对着大嫂摆摆手,紧接着追了上去。

    她还要亲手把她的红豆送回马厩呢。

    陆家的后厨院中,在靠近院墙的部位又重新盖了几间马厩牛圈,连带着红枣也移到了这边,之前的马厩牛圈已经拆除。

    小七锦绣个人把个人的宝马牵回了马厩,又重新放好了草料与饮用水,两人才离开了马厩。

    温故和仇景就在外面看着,直到小七他们出来,这才迎了上去。

    四人一同又去了前院坐在了院中的凉亭下。

    仅仅片刻功夫本该在书房中读书的生枝生繁生茂他们走了过来。

    而作为秀才的陆生叶因不想再考举了,则同陆中守在合心书院教书育人。

    生枝是听到自家娘子的话才知道小姑姑遛马回来了。

    闻言后,生枝放下了手中的书,做任何事情都要劳逸结合,他都已经读了这么长时间的书了,也该歇歇了。

    呃,其实是有些事情爹娘不好做,必须由他们来做,小姑姑于自家妹子长得如此出众,爹说了不能让他们单独在一块儿,免得有不好的传言出来。

    其实他们想对爹娘说的是,现在才开始考虑这个问题是不是有些晚了?

    这俩人这几年间像是长在自家里似的,仇景不用说了,不说他是为了报救命之恩,单单他是个孤家寡人长在这家里还是有情可原的,毕竟一个人的日子太孤单了。

    可温故不一样啊,家里的管家奶娘,还有小厮侍从,零零总总加起来不下于十几个人,应该是不孤单。

    可这家伙,自从六年前也如仇景一般每日都到顾家来报道,还交了伙食费,美其名曰陆家的饭菜实在太合他的胃口,就是一个馒头都比他家的好吃。

    村里都早已经有传言了,不过对于温故的传言还算是少的,大家伙都知道温故的身份不简单,都不太敢随意传温故的八卦。

    仇景不一样,这家伙看着平时冷冷的,但因为住在村尾和大家伙打交道的时候不多,还真的没与村中的人红过脸,以至于给大家一种这后生应该还不错的感觉。

    几年间因为仇景,托村长叔爷爷说和的已经不下于十几位了,无论是本村还是外村的都有。

    只不过均被仇景拒绝了,每日里除了在陆家,就是跟着小姑姑一一同出门儿,甚至想姑姑去县城也都是他驾的马车。

    久而久之,他的传言就出来,说是陆家内定的上门女婿,生枝不知道爹娘听没听说这个传言,反正他是听说了。

    不过生枝对于这个倒是有些乐观,相对于温故而言他还是比较看好仇景的。

    温故的背景太过于复杂,先不说温故本人如何?仅凭小姑姑喜爱自由,不接受约束的性格,太过于复杂的背景环境,不会是小姑姑首选的。

    仇景则是不同,无牵无挂孤身一人,没有复杂的背景,人虽然冷冷的,但小姑姑无论说了什么,他都会二话不说的认真执行,当然,除了不让他来陆家,不让他跟着小姑姑。

    还有就是,如果是仇景的话,小姑姑就和没离开家没什么区别,毕竟两家隔得实在是太近了。

    呃……想的有些远了。

    三兄弟得到消息后不敢耽搁的来到了凉亭,坐在了凉亭的石凳上。

    此时小姑姑正和仇景下着棋。

    两人你进我退,你追我赶,你来我跑,你翻我越厮杀的很是激烈。

    这些年的厮杀锻炼,小七的象棋已经下的有模有样,每次都能和仇景厮杀半日。

    自家憨傻的妹子和温故坐在一旁观看着,只是看着妹子神游的眼光,很明显这姑娘对象棋这玩意是真的不感兴趣。

    随着长大小姑姑是变得愈加内敛,而自家妹子似乎除了练剑时候有所不同,其他还如小时候一般,长进实在是不大。

    生枝看着妹子与小姑姑绝美的容颜,眸光不由得深邃起来,也不知道陆家的风水是不是太好了,陆家的两个女娃儿越长越出众。

    小姑姑还好年龄尚且不算大,加上小姑姑除了在熟悉人的面前不覆面,自从开始长开后在面对外人的时候,从来都是轻纱拂面,让人看不清姿容,只是能隐约看出是个容貌姣好的姑娘。

    锦绣是不一样,这家伙没心没肺惯了,与小姑姑在一块的时候,大多数都能够想起来青纱拂面,可一旦小姑姑不在的时候,傻妹子一旦性起,就会骑着红豆出去转悠一圈,故而锦绣美人称号也就传了出去,甚至被传为北池县第一美人。

    这个称号让家里人愁的不行,唯恐哪一天被有心人听到后,陆家的姑娘就保不住了。

    好在这丫头在几年前开窍了,跟着仇景习得一身武艺,算有了自保的能力,爷爷甚至花了不少银子偷偷的请匠人为陆家打造了几把刀剑。

    其中的一把就给了锦绣,这丫头只要起床几乎都是剑不离身,这点倒是让他们兄弟几个稍放点心。

    现在家中唯一愁的就是锦绣的亲事,妹子今年已经十七了,这样的容颜即便是嫁出去了,也会成为祸事,一般人家根本就保不住,真正有权有势能够保住的都没有正妻之位,对于这点陆家是肯定不会同意的。

    就这样,妹子如今已经十七还待字闺中,没有合适的人选。

    爹说了,实在不行就招上门女婿,他们陆家娇宠长大的姑娘,不能随随便便的嫁人……。

    “将军”一生淡淡清冷有如银铃般的声音,打断了生枝的思绪。

    小七脸上挂着淡淡的笑,密而有型的眉毛轻扬着看着仇景,似乎对这一局的险胜很满意。

    生枝三兄弟整齐划一的看向了棋盘,只见一个大大的炮字稳稳的盖在了将的身上,看着棋盘上的棋子,小姑姑真是险胜一筹。

    还在找"末世女小七的农家生活"免费?

    百度直接搜索: "易" 很简单!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