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芸欣抚摸着古小鱼的小脑袋,脸上满是宠溺。

    “没关系,你爹没皮没脸的,你帮他讨要到金光神咒,让他给师父做孙子都没事,更何况是有名无实的徒孙呢。”

    姜芸欣道。

    “娘亲,不许这样说爹爹!”

    一听这话,古小鱼的小脸气鼓鼓的,抗议道。

    见状,一旁的张天霖不由得笑道:“芸欣,小鱼和天意,都是姓古的,这么算了,你可就是外人了。”

    “师父,小鱼也不许你这样说我娘亲!”

    古小鱼又气鼓鼓的望向了张天霖。

    “哈哈,得了,闹了半天,原来我才是那个外人。”

    张天霖倒也不生气,反而笑道。

    “师父,童言无忌,您是我们的授业恩师,也算不得外人。”姜芸欣的美目之中,闪过一抹狡黠之色,继续道:“对了,师父,我听说您所继承的道统,乃是来自于万年前的八方道门。那可是与三清道门争锋的庞然大物,传承下来的手段,一定强横异常吧。”

    一听这话,张天霖倒是来了兴致。

    “那是自然,不是为师夸嘴,三清道门世代传承的手段,不外乎上清**玄功,太清紫府天仙诀,玉清天眼。但这三者乃是彼此独立,关系并不密切。而我八方道门的八大神咒,每一道神咒都是不弱于三清道门三大神通的手段。况且,即便修成一道,便有毁天灭地之威。加上这八大神咒,彼此之间相辅相成,徒儿,你说,是我八方道门厉害,还是那所谓的三清道门厉害?”

    张天霖洋洋得意道。

    “这么说来,确实是咱们八方道门的手段厉害些。”

    姜芸欣道。

    可在这时,小鱼儿拽了拽张天霖的衣角,一脸懵懂道:“师父师父,为什么我们八方道门,会输给三清道门呢?”

    此话一出,张天霖的笑容逐渐凝固,脸上是说不出的尴尬。

    “师父,童言无忌,不要放在心上。”

    姜芸欣连忙劝道。

    “咳咳,为师还不会小气到去跟小鱼儿计较,相传,当年一战,咱们八方道门,本是占尽了先机。奈何,在战斗如火如荼之时,丢失了八方道门的镇宗之宝,天师宝鉴!”

    “天师宝鉴不仅是一件强大的圣器,更是帮助我八方道门修炼八大神咒的至宝。没有了天师宝鉴,空有八大神咒的修炼秘籍,也难以将其修炼成功。而我八方道门,也因此在那场旷日持久的战斗之中,没有了后续之力,逐渐落败。”

    提及此事,张天霖不由得叹息连连。

    若非天师宝鉴遗失,万年前的那场争斗,胜者为谁,还尚未可知。

    八方道门若是不败,也不至于沦落至此,与炎煌剑宗的一群二流势力,争夺什么第一宗主。

    “师父,既然八大神咒这么晦涩难学,您为何不尝试着变通一下?”

    姜芸欣问。

    “变通?你是说,让我放弃八大神咒,转学其他?”

    张天霖道。

    “自然不是,您是八方道门这一道统的继承人,也是八大神咒的传承者,让您放弃八大神咒,便是改弦易辙。况且,我们都见识过您那金光神咒与天雷的威力,这样的手段放弃了,绝对是暴殄天物。”

    “徒儿的意思是,既然三清道门想偷学咱们八方道门的手段,我们为何不能偷师他们的神通?据我所知,三清道门的太清紫府天仙诀,可以提升修炼者修为进境的速度。而师父您为了修炼这金光神咒,耗费了大量精力,导致境界成了短板。”

    “若是得到这太清紫府天仙诀,与八大神咒一同修炼,那岂不是可以弥补境界的短板,又能掌控强横的手段,乃两全其美之计。”

    姜芸欣道。

    “丫头,你说这话就显得外行了,那太清紫府天仙诀,不过是一门心法而已。缔造出的太清紫府灵力,只能用来催动三清道门中特定的武技和神通,却无法与我刚猛霸道的金光神咒相称。”

    “若是要偷学,必然首选**玄功。这**玄功,又称天罡不死神功,修炼到极致者,可肉身成圣。不仅可以大大提升身体的强度,更是大幅度提升了自愈能力。一般而言,修炼**玄功之人,与同等级的对手战斗,即便站着不动,一心求死,却也是想死都难。”

    张天霖侃侃而谈道。

    从他的语气和神态中,足以见得,他对三清道门的**玄功,也是颇为向往。

    见他如此,姜芸欣心中暗喜。

    或许,有戏!

    “师父,既然这**玄功这么强,咱们为何不用八大神咒中的任一咒,与之交换呢。反正没有天师宝鉴的帮助,这**玄功晦涩难懂,能学其一,就已经是毕生之极限。八大神咒,泄露一项,也无可厚非。”

    “都是为了宗门发展,祖师爷应该也不会怪罪的。”

    姜芸欣道。

    “你这丫头,小算盘打得倒是不错,若是这三清道门真愿意拿一项神通来换,我还真不介意给他们一道神咒。谁曾想,他们竟然派个小辈来空手套白狼,你说气人不气人?”

    张天霖没好气道。

    “万一,他们愿换呢?”

    姜芸欣低声道。

    “嗯?”

    张天霖闻言,神情一滞,眉头微微皱起。

    沉默了片刻,忽然露出了一抹释然之色。

    “是云飞扬,去找你了吧,他说怎么换?”

    张天霖道。

    “这……这个……”

    姜芸欣支支吾吾道。

    “哈哈,直说就好,为师帮你保密。”

    张天霖道。

    “嘻嘻,那我可就说了。”姜芸欣吐了吐小舌头,笑道:“他愿意以三清道门的任一一门神通,交换金光神咒。”

    “只要金光神咒?”

    张天霖问。

    “对,只要金光神咒。师父,我知道这金光神咒对您来说意义非凡,所以,我不敢自己做主,才来跟您商量一下。如果觉得为难,我直接回绝他……”

    姜芸欣低头,颇为愧疚道。

    “傻丫头,回绝干嘛,换他丫的!”

    张天霖一拍大腿,丝毫不顾及形象,激动道。

    “嗯?什么?”

    姜芸欣黛眉微蹙,这跟自己想象的有点不太一样啊。

    “什么什么?只要金光神咒而已,哪里比得上他们那**玄功珍贵,为师现在就把金光神咒传授给你们,赶紧拿去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