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网-免费小说门户网站 > 都市小说 > 大唐第一女相 > 第826章 事有转机
    宇文府。

    “阿郎,齐王来了。”

    仆人话音刚落,李元吉就出现在门口。

    他大步跨进厅内,吩咐道:“你们都下去,我要单独跟宇文侍郎说几句话。”

    仆人们踟蹰着看向宇文士及。

    “你们都退下吧。”宇文士及吩咐了一句,然后向李元吉行礼:“见过齐王。”

    “免礼。”李元吉朝着宇文士及走了两步,直接道出了来意:“秦王心怀不轨,谋权篡位,已经被陛下关起来了。

    “今日我前来,是希望宇文侍郎能早日认清局势,投靠明主,为太子殿下效力。”

    听到秦王被皇帝关起来了,宇文士及心里咯噔了一下,但听到后面那句话,宇文士及又起了疑心。

    “不可能,秦王绝不会谋反,陛下也不会关押秦王。”

    李元吉快速说道:“我既然敢说出口,就说明这件事是真的,你若不信,可以派人去宫里打听。

    “只不过,机会稍纵即逝,你若不抓住,就会落得跟秦王一样的下场。”

    宇文士及心中一动,镇定地说:“齐王来这里应该不只是为了告诉我这件事吧?想让我做什么,齐王尽管开口。”

    李元吉当即说道:“那日从城外射猎回来,秦王对你说了一句话,太子殿下希望你在郇国公问起的时候,改成另一句话。”

    接着,李元吉将尹德妃说的那句话说了一遍。

    宇文士及听了后,心下冷笑:看来,陛下并不相信他们弄出来的流言。

    想到这里,宇文士及肃然说道:“我不仅是天策府司马,还是中书侍郎,我首先是陛下的臣子,然后才是天策府的人。

    “想让我欺君,那是不可能的。

    “齐王,还是请回吧。”

    闻言,李元吉突然出手,一把掐住宇文士及的脖子,面容狰狞:“你别以为有秦王当靠山就自以为了不起,我告诉你,若不照我的话去做,我让你死无葬身之地。”

    “咳咳”宇文士及抓住李元吉的手腕,拼命想掰开他的手:“放开”

    李元吉松手,放开了宇文士及。

    他往外看了一眼天色,然后再次警告宇文士及:“即便你背后有秦王府,即便你娶了寿光县主,我若想杀你,就像捏死一只蚂蚁那么简单。

    “你若继续选择帮秦王,那就做好准备承受太子殿下和我的怒火。”

    警告完之后,李元吉扬长而去。

    宇文士及坐在椅子上,手轻轻地抚上脖子,陷入了沉思。

    但李元吉走了没多久,钱九陇就来了。

    “宇文侍郎,陛下派我前来问话。”钱九陇直接道明了来意。

    宇文士及神情一凛,恭敬道:“陛下问话,臣一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钱九陇问:“那日从城外射猎回来,秦王对你说了什么话?”

    宇文士及不答反问:“听说秦王被陛下关起来了,敢问郇国公,这是真的吗?”

    “你听谁说的?”

    “我也是无意间听到的,不知道那人是谁。”

    这个时候,宇文士及已经能确定秦王真的被关起来了。

    钱九陇开始变得不耐烦:“不要问东问西,你尽管回答我的问题,那日,秦王到底对你说了什么?”

    宇文士及露出回忆的表情:“那日,秦王跟我说”

    --------------

    太极宫。

    钱九陇向李渊禀道:“臣已经问过那日秦王身边的人,一共九人,其中八人的说法跟尹德妃的话是一样的,还有一人的说法跟秦王的话是一样的。”

    “宇文士及是怎么说的?”李渊问道。

    钱九陇恭敬回道:“宇文侍郎说的跟尹德妃说的一模一样。”

    闻言,李渊的脸瞬间变得阴沉。

    钱九陇暗中抬眼看了一下李渊,心中很是纠结,他到底要不要跟陛下禀报那件事呢?

    李渊看见了他欲言又止的表情,便问道:“你有事隐瞒我?”

    钱九陇吓得当场跪下:“臣不敢隐瞒陛下,在臣出宫之前,太子殿下曾把我叫去了东宫”

    接着,钱九陇把在东宫发生的一切都告诉了李渊。

    李渊听完后,陷入了沉思。

    就在刚才,太子送了一把弓给他,当时他觉得很奇怪,太子为何要送一把用过的弓给他。

    现在他知道了。

    太子对钱九陇说那是新得的弓,却不知道他早就见过那把弓。

    现在看来,流言一事很蹊跷。

    “你去查一下,今日齐王从这里离开后,都去了哪些地方。”

    “是。”

    钱九陇领命而去。

    第二天,钱九陇向李渊禀道:“昨日,齐王从太极宫离开之后,就出了宫,直到宵禁了才回宫,大概比我早回来一刻钟。

    “但臣还未查到齐王出宫后去了哪些地方,请陛下再给我一些时间。”

    李渊的脸色很难看:“此事到此为止,不用再查了,你退下吧。”

    “是。”

    在钱九陇退下之后,李渊颓然地靠在椅背上。

    但只过了半刻钟,钱九陇又回来了:“启禀陛下,边关传来紧急战报。”

    李渊立刻睁开双眼,端正身体:“拿过来。”

    钱九陇立刻递上。

    李渊拆开之后,迅速看了起来:“颉利可汗与突利小可汗联合出兵,举全国兵力南侵我国,兵锋直指原州,似有入侵关中的意图”

    他合上战报,沉声道:“传我命令,命秦王即刻前来商讨国事。”

    接着,李渊又命人召集朝廷重臣,立刻进宫商议政事。

    李建成和李元吉也在其中。

    当他们到达御书房,看见衣冠楚楚的李世民时,恨得咬牙切齿。

    突厥人居然在这个时候来犯,又让李世民逃过了一劫,真是可恶。

    但是,对于这个局势,两人又无可奈何,毕竟目前整个大唐,能对抗突厥的元帅就只有李世民一人。

    何况这一次,突厥还是举全国兵力侵犯大唐,令朝野无不震恐,父亲就更加不会惩罚李世民了。

    这不,父亲正满脸笑容地跟李世民说:“为父已经查明了真相,你确实没有欺骗为父,是宫里有小人作祟,用流言中伤你。

    “你放心,为父已经杀了那些小人,为你报了仇。

    “这次无端让你受了苦,为父心里过意不去,以后会好好补偿你。”

    李世民露出受宠若惊的表情:“父亲言重了,儿没有受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