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网-免费小说门户网站 > 都市小说 > 我拍戏不在乎票房 > 第166章 开幕式电影《天堂电影院》
    戛纳国际电影节第75届评委主席是贝姆,一位丹麦的女性导演,今年六十四岁,从三十岁开始拍摄第一部长片电影,也能够说是世界上活着最著名的女性导演。

    也就是元地星没有李少红导演,否则可以比一比,其实在地球楚舜作为喷子时,虽说也喷新红楼梦,但一直觉得李导很可惜了,《红粉》、《红西服》堪称才华横溢,但《红楼梦》后打击太大,再无那时灵气。

    言归正传,在开幕仪式贝姆发表讲话:“共计有62部电影入围今年戛纳国际电影节评选影片。这些影片从2109部报名影片中选出,也是首次报名电影节首次突破了两千一部,有多部新人作品入围,证明近年出现更多有才华的导演,除外我还想提一句,共有15部女性导演作品入围,恭喜你们。”

    楚舜这次在开幕式就来到戛纳,《天堂电影院》剧组还要在电影宫走开幕式红地毯。

    上次威尼斯电影节楚舜都是颁奖典礼才去,此次反常开幕式就跑来,主要是玩太久了。

    从八月份电影拍摄完,到九月份后期制作结束,楚舜是休息了八个月,也就是大半年了。

    要知道电影没有上映,楚舜也不能抽取新电影,八个月期间楚舜是游山玩水了,可没办法天生劳碌命,享不了清福,感觉四肢都有点僵硬,提前到戛纳活动一下。

    红毯上,记者肯定是五花八门,全球娱乐媒体都在,比如说《电影周刊》,可惜来戛纳的不是上次在威尼斯的老义和他搭档,想想也是,外派也不可能一直是用同一位。

    诸多记者们最关注的有五个人,楚舜肯定是其中之一,同时也是这次获得金棕榈的最佳候选人之一。

    另外四人中,有俩人是好莱坞成名已久的影帝,两人都有奥斯卡影帝小金人在手,并且两人主演的入围电影,都有极好的演技发挥,所以“戛纳争帝”,也是本届戛纳电影节看点之一。

    剩下两位,一位是呈现了毁容式演技的三十六岁漂亮女星蕾雅,是老花瓶了,从十七岁一直到三十五岁,都没有展现出什么演技,也就在去年突然展现出让人惊叹的演技,跟开窍了一样。

    四人中对楚舜拿金棕榈奖最有威胁的,是法国导演居伊·沃克,都知道法国电影节的最高奖项是凯撒奖,别误会不是为了纪念那位征服了法国的凯撒大帝,而是和大卫奖一个尿性,是为了纪念名雕刻家,一位名为凯撒的雕刻家。

    居伊·沃克拿了两座凯撒奖最佳导演,一个金球奖最佳导演,一个奥斯卡最佳外语片,一个柏林金熊,一个东京金麒麟奖,获得一两个奖的确不能代表什么,但这么多奖项就很能代表问题了。

    关键是居伊·沃克参选电影也精彩,是蕾雅获得毁容式演技评价的电影《恶趣味》。

    这部电影完全诠释了男人喜欢“逼良为娼,和劝女支从良”总的来说,就喜欢看见女人为自己改变。

    蕾雅饰演化妆从二十一岁到五十一岁,刚刚三十年的时间,从好女孩变成了性工作者,然后又从头再来,最后生活所迫再次被迫成为性工作者,又因人老珠黄,没生意饿死在法国象征自由民族的巴士底广场上。

    彻头彻尾的悲剧,在报名前这部电影就上映了,引起了不小的轰动,《恶趣味》是国内的翻译,原版名字直译是《三十年》。

    如果论起地位,居伊·沃克和欧迪亚,前者稍微要高那么一些,大概是如果要拍个什么欧洲21世纪十大导演,居伊排第五,欧迪亚排第六第七这种。

    另一方面,人缘来说,欧迪亚要好得多,居伊嘴臭并且爱怼人,早在两年前欧迪亚就邀请居伊加入但丁会,然后居伊的回答是“你把会名改成雨果会,我就考虑加入。”

    但丁是意大利文豪,然后雨果是法国文豪……

    “居伊导演,你认为可以拿到这次金棕榈奖吗?《天堂电影院》会是你最大的对手吗?”英国娱乐报的记者询问。

    “请叫我沃克导演,你没有熟悉到可以叫我居伊。”居伊脸上皮肤有些粗糙,留着络腮胡,但并不杂乱很明显是特意休整过。

    “你想听我说什么?听我对另外的导演放狠话?他的电影都还没有展映,你认为我要评价什么。”居伊一上来就是一套连环炮。

    还好记者也是很清楚这位导演的脾气,也习惯了,马上补充了一句:“我以为沃克导演会对自己作品有信心。”

    言下之意就是,即使你没看过,你也应该对自己有信心,能拿下金棕榈。

    “你以为我会说评论圈子,所说的结论,[《西西里的美丽传说》是讨好了意大利人,所以获得了金狮奖?]居伊脸上撤出明显带着嘲讽的笑容:“最坏的就是你们这种喜欢挑动无知者的英国记者。”

    居伊说完就直接进入电影宫,他不认为自己电影差,但也不会对看都没有看,就对电影下评论。

    《西西里的美丽传说》他倒是看过,他不喜欢,觉得认为这个故事太有传奇性,不真实。

    和他拍摄的电影一样,他更喜欢直视现实残酷,他感觉西西里美好回忆的电影拍摄得再好,他也不会喜欢。

    当然不喜欢也不否定其艺术性,居伊最喜欢的片段是所有女人把玛莲娜拖出来的剧情,是所有人没有男人,这点符合他心意,可是动手太轻了,应该把衣服裤子全部撕碎,然后遍体鳞伤还不行,至少也要断胳膊断手。

    居伊的思想就是如此,什么是现实,现实会给你美好的东西,然后最终以死亡摧毁。

    在红毯上记者不可能追着上去,所以英国记者也只好作罢,心中想到,果然真的没有任何记者能够在居伊·沃克这老家伙身上占到便宜。

    电影宫也就是戛纳电影节举行的地方,具体样子可以理解为大剧院。

    楚舜就不说来,他在红毯上就回答了《电影周刊》记者一个小问题。

    开幕会大概持续五个小时,六十二部电影的主创团队,五小时算少了。

    入场红地毯走完,楚舜参观了电影宫,实话来说楚舜也是第一次来。

    虽说在不开电影节时,电影宫只是个售票景点,可前世楚舜也没闲钱来戛纳。

    地方很小,大概只有威尼斯电影节丽都展厅的四分之一左右,所以戛纳电影节不是展厅形式播放电影,而是电影院形式放映电影,入围电影按照展映表播放。

    同样是邀请电影人们观看,影院非常大,说像大剧场还真没瞎说。

    十多分钟就逛了个全,楚舜从后边出电影宫,遇到了也出来的老梁,后者立刻迎上来打招呼。

    “楚导,感觉戛纳电影节没有威尼斯电影节那么大。”老梁小声说道,这是他本人走完电影宫的亲身感受。

    “不是说戛纳电影节是欧洲三大电影节之首吗?”老梁的思绪很简单,首肯定就要大。

    “含金量最高不一定常见要大,而且本来戛纳就是小镇,你还想怎么样?”楚舜瞥了一眼老梁。

    “也是。”老梁点头。

    认真的说戛纳除了中心街克鲁瓦塞特海滨大道繁华,其他地方,你就把他当做欧洲普通小镇就行,和西西里岛小镇最大的区别是,岸边停靠点帆船特别多,感觉家家户户都有船。

    其实家家户户有船不至于,因为大量游客涌入,家家户户有小摩托到差不多。

    船多主要原因是,戛纳游艇节也是世界上最大的海上游艇活动,不得不说为什么国内前几年疯狂的建立城市电影节,因为是真拉动经济。

    就这么个小镇,被电影节带动得,能够进入世界城市五百强,经济收益太大了。

    戛纳在平时住宿就贵得一逼,若是电影节时期,价格能够让你怀疑人生,所以许多欧洲游客就带了睡袋,睡街上。

    “一会去逛逛,楚导有没有什么好推荐。”老梁问。

    楚舜问:“你是只逛逛,还是带着任务逛逛,抑或是想要开心的逛逛。”

    “开心的逛逛是怎么?”老梁道:“我没什么其他意思,只是想去审判审判。”

    “戛纳晚上的活动很多,我听人说有个叫美杜莎酒吧的,晚上有艳舞表演。”楚舜道。

    “我明白了。”老梁很严肃的点头,然后寒暄了两句就离开了。

    “年轻人就是心急。”楚舜琢磨着,看来剧组其他人都有事。

    阿祖拉和卡洛在走完红毯后,就跟着经纪人去组织酒会或者是加入酒会,还询问楚舜去不去,可以预想场合有点吵,所以楚舜拒绝了。

    倒不是楚舜高冷,只是都穿越了,都有系统老婆了,都是著名导演了,难道还不能以自己心情为主?

    副导演也是主角之一的欧迪亚在去年初上映了一部影片,参加了七十五届洛迦诺国际电影节。

    没有错洛迦诺国际电影节是和戛纳电影节一年创办的,人家可不是野鸡电影节,四大电影节也就是加上它。

    重要配角杰曼诺在家里调养,身体还依旧有些不好,童星饺子倒是来了,和他爸爸一起去看看博物馆了。

    楚舜准备去海边吹吹风,而大部分明星在自己组建酒会,还有少部分导演,以及来的影评人,在看开幕式电影。

    戛纳电影节开幕式电影是《天堂电影院》,今天也就放这一部电影,居伊是留下的导演,他想看看凭什么开幕电影不是他的《恶趣味》。